刑法案例十則

文章來源:本站作者: 發布時間:2017年10月10日 點擊數:573次 字體:
空白錄音帶20,清洗帶5,錄像帶5,對錄線2,打火機2,價值22290元。因當天系星期天,銀行不進帳,需次日進帳方能提貨,被告人趙某回家后思想斗爭異常激烈,感到事情嚴重,第二天未去提貨。

[問題]

怎樣認定犯罪既遂?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趙某的行為已經構成盜竊罪,應依盜竊罪依法論處。

[法理分析]

犯罪既遂就是指行為人所故意實施的行為已經具備了某種犯罪構成的全部要件。確認犯罪是否既遂,應以行為人所實施的行為是否具備了刑法分則所規定的某一犯罪的全部構成要件為標準,而不是以犯罪目的達到或者以犯罪結果發生作為犯罪既遂的標準。由于它們不能把既遂與未遂正確區分開來,因此不夠全面和確切。有些犯罪,行為人實施犯罪后雖然沒有達到犯罪目的,但在法律上已完全具備了具體犯罪構成的要件,應為犯罪既遂而不是未遂。同時,有不少犯罪是以法律規定的犯罪結果的發生與否區分犯罪既遂與否的,但犯罪結果的發生與否還是不能作為一切犯罪既遂與否的區分標準。犯罪既遂是犯罪的主體、主觀、客觀、客體四個方面構成要件全部具備的形態,缺一不可,只能以此才能確定某一犯罪是否既遂,也是惟一正確地確定犯罪既遂與未遂的標準。

由上述犯罪既遂的認定標準來分析此案,我們認為,被告人趙某的行為已構成盜竊罪。在本案中,被告人趙某已竊得了某校的空白轉賬支票,并偷蓋了印鑒和財務專用章。因此,該蓋有印鑒的空白轉帳支票就成了可以由持有人隨時購買貨物的有價證券,即該轉帳支票的帶有人趙某已經實際非法擁有了該轉帳支票所代表的所有權。某校已失去了對該財物所有權的實際控制。所以本案中,趙某的盜竊行為已構成了犯罪既遂。至于其在經過思想斗爭之后未去提貨,只是說明趙某對自己的行為有悔悟表現,可作為一個量刑情節來考慮,因此,人民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


 

十、犯罪未遂

[案情]

被告人:鄭某,,28歲。

199461日凌晨5時許,被告人鄭某在某市延安路師范街胡同口,遇到上早班的女青年黃某(,25),遂掏出隨身帶的匕首,頂在女青年的后腰部,將女青年黃某挾持到胡同內廁所,鄭某命女青年將褲子脫下,要求發生性關系,黃某不允

, N-US">,鄭遂用匕首將女青年的腰帶拽開,將自己的褲子拉鎖拉開,想強行與黃某發生性關系,黃某說:“你要干的話,咱們另找個地方,我叫黃某,在市經緯紡織廠四車間工作,電話?!彪S后黃某又說:“你要干,拿避孕套來?!编嵞痴f:“沒帶,我不射在里邊行不行?”黃某說:“不射在里邊也不行,因為我現在正是排卵期,你要干肯定會懷孕,到那時,你就是跑了,我非找上你不可?!秉S某見鄭某手里還拿著匕首,就說:“你拿匕首干什么?”鄭某隨即收起匕首,黃某又說:“你來找我行,干這個可不行,你要為這點事把我給捕了,你也得挨槍子,你看著辦吧?!编嵞潮硎?span lang="EN-US">:“那就算了?!比缓髮ε嗄挈S某摟抱親吻、摸小腹、乳房,后來黃某擺脫了鄭某的糾纏。同年62、3,鄭某先后兩次給女青年黃某打電話,黃某均不在。8,鄭某又給黃某打電話,約黃某當日晚在北城門口見面,黃某立即報告公安機關,當日晚9時公安機關在北城門口將鄭某抓住,并從其手上搜出避孕套3個。

[問題]

犯罪未遂的基本特征有哪些?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鄭某的行為屬于強奸罪(未遂)。因為被告人鄭某在著手實施犯罪以后,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沒有得逞。在客觀上,受害人黃某進行了反抗。在主觀上,被告人鄭某存在著認識上的錯誤。事畢,鄭某又幾次電話約黃某,表明其并未放棄不法行為。被告人的行為符合“未遂”條件,所以應認定為強奸罪的未遂。

[法理分析]

根據《刑法》第23條之規定,所謂犯罪未遂就是指已經著手實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的狀態。以此定義,構成犯罪未遂必須具備以下條件:首先是行為人已經著手實行犯罪,即已開始實施刑法分則所規定的某種具體犯罪構成要件的行為;其次是犯罪沒有得逞即指犯罪行為沒有完全具備刑法分則規定的某一犯罪構成要件;再次是犯罪沒有得逞是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即違背犯罪分子的本意,使其客觀上不能完成犯罪或主觀上感到不能完成犯罪的原因。犯罪未遂根據不同的標準可劃分為不同種類,既可以犯罪行為實行終了與否為標準分為實行終了的未遂與未實行終了的未遂,又可以實際上能否構成犯罪既遂為標準分為能犯未遂和不能犯未遂。

據此分析本案,我們認為,鄭某的行為應構成強奸罪未遂,主要理由是:其一,被告人鄭某在被害人黃某的言語周旋情況下,信以為真,誤以為可換另一種方式進行奸淫,或等條件成熟進行奸淫,如僅從形式看,被告人鄭某在廁所內時能繼續實施犯罪,但卻停止了繼續犯罪,似屬行為人“自動放棄犯罪”,但實質上,被告人在廁所是暫時放棄犯罪,這是違背其犯罪意志的,并非是完全自愿的。所以,被告人鄭某犯罪未得逞的原因是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傊?span lang="EN-US">,鄭某的行為符合強奸罪(未遂)的要件,應定為強奸罪(未遂)。

,

刑法案例十則

一、外國人在中國領域內犯罪

     [案情]

     被告人:某甲,,33,前蘇聯人,副駕駛員。

     19851219,被告人某甲與機長某乙等機組人員,在原蘇聯境內駕駛47845號安一24型民航客機,執行某市民航局101/435航班任務。當飛機飛到東經118。0900,北緯52。4000”上空時,被告人趁領航員上廁所之機,以機艙出機械故障為由,將機械師騙出駕駛艙,隨即鎖上駕駛艙門,扭動自動駕駛儀,持刀威逼駕駛飛機的機長某乙向中國方向飛行,機長被迫改變航向,191430分許,該機降落在我國黑龍江省某縣某鄉農田里。

     [問題]

     某甲在我國領域內犯罪是否適用我國刑法?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某甲以暴力手段劫持飛行中的民用航空器,飛入我國境內,其行為危害了公共安全,構成了犯罪,應依照中國刑法論處。

     [法理分析]

     本案涉及我國刑法的空間效力問題,被告人某甲雖是外國人,但我國司法機關有權對其犯罪行為行使司法管轄權。因為:第一,某甲劫持航空器,已違反我國參加的《東京公約》、《海牙公約》和《蒙特利爾公約》的通知規定,“如發生外國飛機被劫持在我國降落等有關涉外事件,應按我國法律,并結合上述三個公約的有關規定處理”,同時符合我國《刑法》第九條所規定的中國應承擔條約義務的范圍內,“對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或者參加的國際條約所規定的罪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所承擔條約義務的范圍內行使刑事管轄權的,適用本法?!钡诙?span lang="EN-US">,我國《刑法》第6條第13款規定:“凡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別規定的以外,都適用本法?!薄胺缸锏男袨榛蛘呓Y果有一項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就認為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蹦臣撞皇窍碛型饨惶貦嗪突砻鈾嗟耐鈬?span lang="EN-US">,有關刑事責任問題,不需要通過《刑法》第11條之規定解決,“享有外交特權和豁免權的外國人的刑事責任問題,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即不屬于“法律有特別規定的”,情況,某甲的犯罪行為雖始于我國領域之外,但其犯罪結果卻發生在我國領域以內,依照我國的有關規定,屬于我國領域內犯罪,所以,應適用我國刑法,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二、中國公民在我國領域外犯罪

     [案情]

     被告人:嚴某,,38,中國公民,我國駐某國大使館的汽車司機。

     被告人嚴某先后利用駕車去機場接送外國人員、代表團成員的機會,在駐在國首都機場行李處多次進行盜竊,陸續竊得大量外幣現鈔,以及手表、照相機等財物,共折合人民幣10萬余元。

     [問題]

     嚴某在我國領域外犯罪是否應依我國刑法論處?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嚴某系中國公民,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國外多次秘密竊取他人財物的行為已構成犯罪。應依中國刑法論處,判處其有期徒刑10年。

     [法理分析]

     根據我國《刑法》第264條規定,人民法院對嚴某以盜竊罪定罪判刑是正確的。中國公民嚴某在我國領域外犯罪,是否適用我國刑法,這是本案的關鍵。我國《刑法》第7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規定的最高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爸腥A人民共和國國家工作人員和軍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據此可知,其一,嚴某的盜竊行為,按照犯罪地的法律應受處罰;其二,嚴某的盜竊數額特別巨大,依照我國《刑法》第263條規定,其法定最低刑為10;其三,嚴某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工作人員。所以,應依我國刑法規定,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法院判決完全正確。

     [案情]

     被告人:某甲,,32,外國公民。

     被告人外國公民某甲,潛入我國駐該國大使館行竊,被我國大使館工作人員李某發現,為脫逃李某的抓捕,某甲用刀將李某刺傷后逃走。

     [問題]

     試問某甲在我國領域外犯罪可否適用我國刑法?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外國公民某甲的行為,侵害了我國國家和公民的合法利益,觸犯了我國刑法,已構成搶劫罪,可以依我國刑法論處。

     [法理分析]

     各國刑法的適用范圍,特別是對于外國人在本國領域外犯罪的效力范圍,按理應由國際法加以規定,但目前由于國際法尚未明確規定,所以只能由各國依本國國內法來規定。對于外國人在本國領域外犯罪,各國在立法上一般采用保護原則和普遍管轄原則,來確定本國刑法的適用范圍,我國亦然。我國《刑法》第8條規定,“外國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或者公民犯罪,而按本規定的最低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可以適用本法;但是按照犯罪地的法律不受處罰的除外”。外國公民某甲的行為,已經侵害了我國國家和公民的合法利益,觸犯了我國刑法,構成了搶劫罪。按照我國《刑法》第263條規定,搶劫罪的最低法定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搶劫罪是一種嚴重犯罪,各國刑法都將其作為犯罪加以處罰。因此,對于外國公民某甲的犯罪,可以適用我國刑法。另外,根據《關于防止和懲處侵害應受國際保護人員包括外交代表的罪行的公約》,某甲的行為已經構成侵害應受國際保護人員罪,同時還屬于一種侵害國際社會共同利益的國際犯罪。因此,按照國際法的原則,也應適用我國刑法。


 

三、犯罪概念  [案情]

     被告人:喬甲,,18,待業青年。

     被告人喬甲因家中人多房少不能住,19936月到其叔喬乙家借宿。同年9 28日在叔喬乙家午睡后,閑著無事,想找本雜志翻閱,就隨手拉喬乙忘了上鎖的書桌抽屜,發現內有一疊嶄新的10元面值人民幣,喬甲頓起貪心,趁家中無人,偷偷從中抽走50元。由于喬乙大意,沒有發現其抽屜內短少的現金。喬甲見第一次竊取得逞后,膽子越來越大,又分別于同年10月、19943月兩次趁喬乙不在意,共竊取其人民幣600余元。當喬甲又于1994610日趁喬乙家無人之機,打開抽屜欲尋找現金時,不料被躲在家里逃學的喬乙之子喬丙發現,遂案發,隨后喬甲家屬代其償還了喬乙的損失。喬乙曾到公安機關要求不要處理喬甲。

     [問題]

     喬甲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喬甲,雖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觀上實施了秘密竊取他人財物的行為,但其社會危害性不大,情節顯著輕微,可不作犯罪處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3條的規定,對喬甲宣告無罪。

     [法理分析]

     民犯罪是具有嚴重社會危害性的行為。任何行為,如不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時,均不構成犯罪,因此《刑法》第13條規定:“一切危害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分裂國家,顛覆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和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破壞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侵犯國有財產或者勞動群眾集體所有的財產,侵犯公民私人所有的財產,侵犯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以及其他危害社會的行為,依照法律應當受刑罰處罰的,都是犯罪;但是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span lang="EN-US">

     本案被告人喬甲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客觀上實施了竊取他人財物的行為,因而其行為具有一定的社會危害性。但綜合全案情況看來,其犯罪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應不認為是犯罪。原因有三:其一,被告盜竊的是其同住親屬的財物,而且數額相對不大。案發后,被告的同住親原喬乙不要求追究喬甲的刑事責任,而且喬甲的家屬已對喬乙的損失作了賠償,故喬甲的盜竊行為不像一般盜竊犯罪那樣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其二,喬甲的盜竊數額雖達到盜竊罪所要求的“數額較大”的標準,但盜竊的數額是否較大,不是區分盜竊罪與非罪界限的唯一標準,還應綜合其他犯罪情節考慮。被告人喬甲采取的是趁喬乙不注意而秘密竊取的方法獲得財物的,不像其他盜竊犯罪分子那樣用拔門撬鎖、挖墻掏洞等性質比較惡劣的手段,并且喬甲每次竊取的財物數額很少,而不是將所見到的喬乙財物全部拿走,因而綜合本案的全部情況看,喬甲的盜竊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其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盜竊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釋》中規定:“盜竊自己家里的財物或者近親屬的財物,一般可不按犯罪處理;對確有追究刑事責任必要的,在處理時也要同在社會上作案有所區別?!彼?span lang="EN-US">,喬甲的行為不構成犯罪,法院對被告人喬甲作出無罪判決是正確的。


 

四、犯罪主體

     [案情]

     被告人:張某,,21,某食堂炊事員,擔任炒菜工作。

     被告人張某于19923月至19935月期間,利用其在食堂幫忙賣飯、菜的機會,多次私自截留飯、菜票,共合計人民幣700多元。爾后,被告人張某通過劉某、李某、王某將這些飯、萊票銷售給個體戶鄭某,從獲贓款600余元。被告人張某已與其他人將贓款全部揮霍掉。

     [問題]

     犯罪構成的主體要件有何特征?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張某行為已構成貪污罪,應以貪污罪論處。

     [法理分析]

     犯罪構成要件的犯罪主體是指實施犯罪行為,依法對自己的罪行應負刑事責任的人或者單位。根據我國刑法規定,作為犯罪主體的人,只有達到一定年齡并且具有刑事責任能力,才能成為犯罪主體。任何犯罪行為,都是一定的犯罪主體實施的。沒有犯罪主體,就不可能實施危害社會的行為,也不可能有危害社會的故意或過失、從而也就不會有犯罪。具體而言,首先,達到刑事責任年齡是犯罪主體的必要條件之一,所謂刑事責任年齡是指法律規定行為人對自己的危害行為負刑事責任所必須達到的年齡。根據我國《刑法》第十七條規定,大致可分為:第一,未滿14周歲的人,完全不負刑事責任;第二,已滿14周歲不滿16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第三,已滿16周歲的人犯罪,都應當負刑事責任。其次,刑事責任能力又是犯罪主體的必要條件。所謂刑事責任能力,就是指一個人辨認和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亦即一個人辨認自己行為的性質、意義和后果并自覺控制自己行為的能力,無刑事責任能力人實施對社會造成危害的行為,不負刑事責任。例如《刑法》第18條規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經法定程序鑒定確認的,不負刑事責任?!弊詈?span lang="EN-US">,犯罪主體依照刑法分則具體犯罪構成的不同要求又可分為一般主體和特殊主體,達到法定責任年齡,具有責任能力,是任何一個犯罪主體必須具備的條件,只要具備上述條件的犯罪主體,是犯罪的一般主體,除此以外,還要求具有一定身份的人才能構成的犯罪主體,是犯罪的特殊主體。犯罪的主體從其在定罪量刑上的作用看,有作為犯罪構成要件的特殊主體和影響刑罰輕重的特殊主體。

     依照上述犯罪構成主體要件的基本特征分析此案,張某的行為應定盜竊罪,而不是貪污罪,因為被告人張某不具備貪污罪的主體要件?!缎谭ā返?span lang="EN-US">382條規定:“貪污罪的犯罪主體是國家工作人員?!彼?span lang="EN-US">,那些直接從事生產活動的工人和農民并不能構成貪污罪的主體。張某擔任食堂炒菜工作,從事服務性勞務工作,不具備貪污罪的主體身份。

     本案中區分是否具備貪污罪主體身份的根本標志在于被告人是從事公務還是從事勞務。公務是依法擔任公職或受托暫時擔任公職的人員從事管理國家和集體、社會事務的職務活動。而勞務則是工人、農民、私營工商業者直接進行物質生產或提供勞務的活動。對張某來說,他作為一名食堂的炊事員,屬于服務性勞務人員,其經常在食堂幫忙賣飯、菜,收飯菜票的行為顯然不是屬于受委托從事公務,因此,張某也就不可能成為貪污罪的主體。法院判決對張某行為的定性是錯誤的。


 

五、犯罪的主觀方面要件

[案情]

被告人:胡某,,28,農民。

被告人胡某之妻唐某系四川人,多次與其好友張某(,22,未婚)通信,說河南生活條件好,她僅利用農閑幫人加工衣服,每月可掙500等。于是,張某也想到河南來,寫信告訴唐某幫她找一合適人家,并要胡某到四川接她,胡某在臨去四川之前找到鄰村青年周某說要為他從四川介紹一個媳婦,并要求周某提供500元作路費,周某滿口答應,遂給胡某500,胡某到四川后,聽張某說,她表妹陳某(21,未婚)也想到河南結婚,問胡某是否可以帶她一起去,胡某隨即應允?;氐胶幽虾?span lang="EN-US">,胡某將張某介紹給周某為妻,又將陳某介紹給其一個遠房親威梁某為妻,并以分擔路費的名義,向梁某索要現金500,梁某因胡為其介紹對象而非常感激,要多給胡某200,但胡某只收了500元。張某、陳某二女均感婚后生活很滿意。

[問題]

胡某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胡某雖然將張某、陳某兩位婦女介紹給他人為妻,又收取了他人的財物,但由于被告人胡某不具有出賣婦女的目的,又未對婦女實行拐騙販賣的行為,因而不構成《刑法》第240條規定的拐賣婦女罪,胡某的行為屬于一般的違法行為。法院依照刑法第13條規定,宣告胡某無罪。

[法理分析]

犯罪構成的主觀方面是指刑法規定成立犯罪必須具備的犯罪主體對其實施的危害行為及其結果所持的心理態度。犯罪的主觀方面是成立犯罪所必須具備的要件。因此,客觀上實施了危害行為,主觀上同時具備犯罪主觀方面要件時,才可能構成犯罪;如果行為在客觀上造成了損害結果,但行為人主觀上并不具備犯罪的主觀方面要件,則不可能構成犯罪。所以,是否具備主觀方面的要件,是區分罪與非罪的標準之一。它包括犯罪的故意或過失、犯罪的目的和動機。關于此案,檢察機關和法院有定性的分歧,主要是由于對被告人胡某的行為是否符合拐賣婦女罪的構成要件存在不同認識。我們認為,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被告人胡某的行為不符合拐賣婦女罪的構成要件,不應作為犯罪處理。因為:拐賣婦女罪要求行為人必須具有出賣婦女牟利的目的,而胡某不具有這一非法目的,根本未對婦女實行拐騙販賣的行為,同樣案件事實也表明,被告人胡某的行為目的是為他人介紹婚姻。盡管胡某在介紹婚姻時索取了他人財物,其行為具有一定的社會危害性,而且形式也與拐賣婦女有某些相似之處,但從總體上考察,胡某確屬為他人介紹婚姻,而且索取的他人財物數量較小,其行為的目的根本不具備《刑法》第240條拐賣婦女罪規定的必須具有出賣婦女牟利的目的,亦即不符合拐賣婦女罪的構成要件,不應以犯罪論處。


 

六、犯罪的客觀方面要件

[案情]

被告人:皮某,,46,原系某市巨蜂葡萄園經理,非國家工作人員。

被告人皮某作為集體企業某市巨蜂葡萄園經理,為生產急需,1990825日以巨蜂葡萄園的名義,向某市信托投資公司貸款人民幣10萬元,由某市服務公司糧油商行擔保。貸款前,糧油商行經理商某提出,要皮某從貸款中拿出5萬元借給該商行用于償還谷子款,數日后即歸還,否則不為皮某作貸款擔保。皮某考慮到這筆貸款是用于農業投資,周期長,風險大,有資格又愿意擔保的單位一時難找,便同意了商某的要求。同年828,巨蜂葡萄園直接以匯票的形式向廈門的有關糧油商行償還谷子款5萬元。皮某與商某商定了付息的時間和手續。此后,糧油商行資金周轉不靈,還款不能兌現,皮某積極追付。案發后經一審法院判決前,這筆款的本息及罰息已全部歸還某市信托投資公司。

[問題]

犯罪構成客觀方面應具備哪些內容?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皮某的行為已構成挪用本單位資金罪,應以挪用本單位資金罪論處。

 

[法理分析]

犯罪構成的客觀方面是指犯罪活動的客觀外在表現。犯罪客觀方面的事實特征包括危害行為,危害結果以及犯罪的時間、地點、方法等。其中,危害行為是一切犯罪構成所不可缺少的要件,危害結果是絕大多數犯罪構成所必需的要件,犯罪的時間、地點、方法僅僅是某些犯罪構成所必需的要件。具體而言,作為犯罪客觀方面表現的人的危害行為,是在人的意識和意志支配下實施的危害社會的行為,具體表現為作為和不作為兩種類型。所謂作為是指積極的行為即實施法律禁止實施的行為;不作為是指消極的行為,即不實施依法應當實施的行為。刑法意義上的危害結果,是指危害行為給客體即社會主義社會關系造成的危害,又具體分物質性的危害結果和非物質性的危害結果兩種類型。此外,危害行為與危害結果之間因果關系也是犯罪客觀方面的重要內容,查明危害行為與危害結果之間的因果關系,可為追究其刑事責任提供客觀基礎。

結合上述犯罪構成客觀方面的基本原理,查明皮某的行為是否符合挪用本單位資金罪的客觀方面的要件是其關鍵所在,我國《刑法》第272條規定:“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或者借貸給他人,數額較大,超過三個月未還的,或者雖未超過三個月,但數額較大,進行營利活動的,或者進行非法活動的”行為,構成挪用本單位資金罪,其必須符合以下四個要件:其一,侵犯的客體是公共財產的所有權,具體為本單位的使用權,同時也要一定程度上侵犯了財經管理制度。其二,行為人在客觀方面實施了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的行為。其三,本罪的主體是特殊主體,即必須是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其四,在主觀方面出自直接故意。

本案被告皮某系巨蜂葡萄園經理,實施了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借貸給他人,數額較大,進行營利活動的行為。其行為完全符合挪用本單位資金的客體、客觀方面、主體、主觀方面四個要件。所以,應對其定為挪用本單位資金罪。因此,人民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


 

七、正當防衛

[案情]

被告人:彭某,,25,工人。

1992724日晚8:30,彭某在某市解放路其家附近,遇見兩男青年正在侮辱其女朋友毛某,便上前指責,遭到一名男青年毆打,被迫還手,在對打時,穿著便衣的民警朱某路過,未表明其公安人員身份,即抓住彭某的左肩,彭某誤認為是對方的同伙幫兇,便拔出牛角刀對朱的左眼戳了一刀逃跑,因朱某叫喊,彭某被群眾抓住,現拘留。經治療朱某左眼已經全瞎,經法醫鑒定,屬于法定重傷的一種。

[問題]

正當防衛的成立要件是什么?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彭某的行為屬于假想防衛,防衛過當,應定過失重傷罪。

[法理分析]

根據《刑法》第20條規定,正當防衛就是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對不法侵害者采取的制止其不法侵害的行為。正當防衛必須具備的要件為:其一,必須有危害社會的不法侵害行為的發生。其二,不法侵害正在進行。其三,防衛行為必須是使合法權益免受不法侵害。其四,防衛行為必須針對不法侵害者本人實施。其五,正當防衛除對正在進行的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外,不能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的損害。只有符合上述條件時,才能成立正當防衛。

根據正當防衛的基本特征分析此案,我們認為,彭某的行為確是假想防衛的行為,但是其行為主觀上沒有罪過,危害結果是由于不能預見的原因引起的,是意外事件。行為人不負刑事責任,其原因為:首先,彭某的假想防衛具有必然性,因為當民警朱某在沒有表明自己身份的情況下,抓住彭某的左肩,在雙方搏斗的情況下,尤其是在對方人多的情況下,要求彭某判明來者是民警是不可能的,是屬于“對不法侵害人的認識錯誤導致防衛第三者”,因此,彭某的行為屬于假想防衛。其次,彭某的行為是意外事件而引起的假想防衛,對其造成損害的后果不負法律責任。因此,彭某在當時情況下對不法侵害人的認識錯誤導致防衛第三者,并不能否定其防衛的假想性,但是,在當時的情況下,不能要求其預見其行為結果的發生。為此,根據《刑法》第16條之規定,應認為是意外事件。


 

八、緊急避險

[案情]

被告人:黑某,,45,某客輪船長。

1994101,某客輪正在新加坡駛回廣州的途中,突然遇到臺風,船長憑自己多年航海經驗決定拋棄旅客攜帶的大量貴重貨物(2百萬元人民幣),以減輕重量,保護廣大旅客的生命安全。

[問題]

緊急避險的成立要件是什么?

[判決]

法院判決認為,黑某的行為屬于緊急避險,不負刑事責任。

[法理分析]

根據《刑法》第21條的規定,緊急避險就是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發生的危險,不得已采取的損害另一方較小合法利益的行為。我國的緊急避險不僅是公民的一項權利,也是公民道義上的一種義務,甚至在某些情況下是一種法律義務。緊急避險成立的要件具有前提條件和合法性條件。前提條件具體包括以下幾個方面:首先,必須是合法利益受到危險的威脅。所謂危險,是指法律所保護的利益可能立即遭受危害的一種事實狀態。危險的來源主要有大自然的自發力量、動物的自發性襲擊、人的危害社會的行為、人的生理或疾病的原因等。其次,必須是正在發生的危險,即實際存在的危險已經發生,尚未過去,才能實行緊急避險。否則,危險尚未發生或者已經過去,實行所謂的避險行為,則不是緊急避險,而是避險不適時。合法性條件具體包括以下幾個方面:首先,避險行為必須是為了使合法利益避免正在發生的危險而實施;其次,必須是危險不能用其他方法避免;再次,避險行為不能超過必要限度造成不應有的危害。所謂必要限度,即其所造成的損害必須是輕于所要避免的損害。

結合上述緊急避險成立的條件分析此案,我們認為,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黑某的行為完全符合緊急避險的成立條件。除此之外,黑某的避險行為也并未過當,因此,黑某不負刑事責任。


 

九、犯罪既遂

[案請]

被告人:趙某,,20歲。

广东11选5遗漏数据 紫幻河南麻将怎么赢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公告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20选5河北开奖 *股票行情查询 上海申城棋牌? 内蒙古11选五规则 网上赚钱靠谱吗 海南有番麻将技巧